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马马倌

与人为善 直率坦诚 唯物主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狼窝擒幼崽 守崽待群狼  

2017-04-29 22:43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狼窝擒幼崽 守崽待群狼

      马锡荣

 

1973年5月中旬,弟弟马希强来马场探望我,到连队以后,没几天就学会了骑马,很快就和连里人混熟了,今天跟这位大哥去放马,明天又陪那个大哥去打猎,兴趣极浓。

6月4号(农历五月初四),那天既是端午节前一天,也是蒙古老乡们的“打狼节”的前一天。厨师朱玉廷带他出去打猎,这两位骑马跑到了鸽子沟,在路边的石头窝子里遇到过两伙狍子,小朱让他下马悄悄靠上去打了两枪,毛都没碰着。两人接着又绕到鸽子沟西南面的孤山背后,刚到山脚下,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只狼向山前跑去,两人见状策马急追,可是,刚转过山脚,那只狼却不见了踪影,于是,就围着孤山寻找,当他们绕过阴坡来到西南坡的时候,在距平地二十多米的斜坡处发现了一个足有脸盆粗细的洞口,还看到了许多新鲜的狼脚印,他们赶紧下马摘枪,把子弹推上堂还掰开了刺刀,在洞口以及周围细心观察,确认这里就是一个狼窝!可是,狼究竟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,谁也无法确定,顿时,两人更加紧张起来,小朱悄声对我弟说:“做好标记,赶紧回连部报告。于是,两人飞身上马,一溜烟儿跑回连队。

中午,战友们都在食堂吃饭,忽见朱玉庭和我弟骑马跑了回来,向连长报告遇见狼窝的情况,连长立刻指示:四个放白班的马倌回到马群套回十来匹骑马,让大家做好去狼窝的准备。

饭后,我们这十来个人都鞴好马,背上步枪,拿上铁锨镐头跟着连长向孤山奔去。来到山脚下,每人都用马绊绊好自己的骑马,让它们就近吃草,然后,大家一拥而上直奔狼窝,到了狼窝跟前,有人用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抵住洞口,连长俯下身来向洞里看了看,这个洞很深,倾斜向下大约一米五左右,再向下就看不清了。于是,连长指挥大家先把洞口填上土堵死,又安排几个人按洞内的大约走向约五米处往下挖,当我们把第一个坑挖到洞底时,居然没发现什么动静,用铁掀把向里捅几下,也没什么反应,很多人都有点灰心,有的说:“什么端午节出窝呀!今天初四,也没见狼的踪影啊!”还有的说:“是不是小朱他俩跑回去这期间把狼吓跑了吧!”这时,连长发了话:“先别说有没有,把这个口也堵死,再往前挖挖试试。”于是,又向前移了五六米开始挖,当第二个坑挖到漏口时,忽然发现露出了一只毛爪瞬间缩了回去,随着挖坑人的一声惊叫,有人举起举枪就要刺,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别动,抓活的!”“先用铁锨和刺刀封住洞口,看看再说”连长发了话,当两把铁锨斜插住洞口后,有人蹲在坑底往里一瞧,大声喊道:“是个狼崽子,洞也到头了”一边喊着,一边想把它抓住,小狼哪肯轻易受范,狂咬不止,最后还是先用枪托顶住它的身子,才掐住它的头顶毛,把这个小狼拽了出来,它虽然只有五六斤重,圆瞪着双眼,呲牙咧嘴,连蹬带咬,拼命挣扎,有人解下一副鞋带,绑住了小狼的四条腿,说心里话,我觉得小狼还是挺可爱的,跟狗崽没啥区别,毛茸茸的,只是爪子比同龄狗粗大很多,怪不得刚一发现时还以为是条大狼呢。这小家伙扑腾一阵过后,开始浑身直抖,青黄色的绒毛都竖起来了,两只直挺的耳朵,惊恐的眼神,东张西望,伴随着低低的嚎叫声还不时的向我们呲呲牙。见此情景,我和有些人一样,很想把它收养起来,向连长建议,连长笑道:“带回连队绝对不行!只要狼崽一进连,咱连必遭狼害!那些猪和鸡可就没好日子过喽!”“那咋办?”有人问,“把它放在这里,而且还要放人守着,看夜里能不能把大狼招过来消灭掉!”连长回答。我一听来了精神,争着要守狼窝,连长又打量一下众人,最后决定,让我和武殿胜(以下称:小武子)来完成这项任务。

小武子是马场子弟,从小在马场长大,家里兄妹较多,他最小,长得白白胖胖,体格健壮,四方大脸,一双小眼,性格开朗,爱说爱笑,剃个秃老亮(光头),满口的宝昌土话。十五岁就参加了工作,那年才十七岁,全连的沈阳汉都很喜欢他。他还是个傻大胆,经常出洋相,只要是他放夜班,人到马群就忍不住睡觉,好几次是不但丢了马群,还跑了骑马,清晨起来,自己扛着套马杆,挑着大皮袄从草滩上走路回来。

吃完晚饭,背上步枪,备足子弹,连长和指导员还特意把他俩的五一式手枪分别交给了我和小武子。我俩骑马赶到狼窝前,换下留在那里值守的同志,并让他们把我俩的骑马链回连队。

天还没黑,气温还没有降下来,身上穿着棉袄棉裤还觉得有点热。那只狼崽子,四条腿被绑的很结实,平躺在那里,可能是挣扎了半天太累了,看见我们只是抬起头,睁开眼睛瞅着,也许是怒?也许是哀?也许是祈求?谁也不知道!我刚俯下身,它顿时瞪大了眼睛,呲着牙想咬,小武子过来把头按住,我用随身带来的细绳一边替换鞋带,一边自言自语地说:“唉!没办法,受这个罪!谁叫你是个狼啊!等你爸妈来救你时一块走吧!”收拾停当,我又拎起这个小家伙,把它放到坑的下坡十来米的地方,回头对小武子说:“把它放到这里,我俩躲在坑里,站起身来就可以朝这个方向开枪。”说完,我俩回到坑边,顺手把随身带来的皮袄和草原帽丢在坑边地上,坐下继续聊天。“那要是从后面过来咋办?”小武子问道,我接着说:“这个问题在路上就想好了,都说狼是很狡猾的,所以,今晚咱俩不可以只顾一面,一定要防止狼在后面偷袭,记住了,我就负责前面,你帮我看着后面,天黑以后,只要狼来了,能看见的时候距离一定就很近了,先用步枪打,如果再靠近就用手枪,来不及就用刺刀扎。”小武子又说:“好了马哥,今晚一切都听你的,你说咋办就咋办!”“那好吧!你现在就睡觉,等天黑有动静时我再叫你,”我这样嘱咐他。“那好吧!我先睡会儿,一有动静你就叫我,”他一边说着一边摊开皮袄,倒地就睡。

天渐渐黑了,本该升起的月牙躲在云彩的后面不肯出来,时隐时现的几颗星星也失去了往日的皎洁明亮。我把步枪放在身边,子弹推上膛,扣上保险,独自坐在坑边,十分警惕的查看四周,心里在想:今夜值守,可非比寻常,以往放马虽然只身一人,而且从不带枪,那是因为,狼也懂得人比其它动物聪明、厉害,何况草原上的动物多的是,犯不着与人较劲。可是今天,我们即抄了它的家,还毁了它的穴,并且绑架了它的孩子,它岂能善罢甘休!不来拼命才怪!所以,我坚信今晚狼一定会来,而且不会只是一两只,完全可能像传说中的那样,招来一群和我俩拼命

很多故事里面都说,狼喜欢结群,每当有一只受到侵害,只要它把嘴巴贴住地面,几声嚎叫,就会引来一群恶狼来和你决斗。谁要是把狼崽子带回家,那可就惨了,狼群一定会嗅到你家,即便吃不到人,也会大肆祸害禽畜!搅扰整个村落惶惶不可终日。

天色阴暗,很黑,我推了一把小武子,想把他叫醒,没反应,再推一把,他“嗯”了一声,还没动弹,我俯下身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:“狼来了”,只见他“扑愣”一下坐起来,伸手就抄枪,逗得我直笑。赶忙说:“没事儿没事儿!喊你你不醒,小声说话你咋醒了?”“废话!狼来了,让你一个人打呀!那我不就白来了?”小武子回答。我随口说到:“好了,别吹了,咱俩先躲在土堆后面,这回我先睡一会儿,你看着,有事叫我。”其实,不是我想睡,而是想借此提醒他精神点儿“好吧!你睡会儿吧,我看着”他回答。我俩一块趴在了土堆的后面,还没有一根儿烟的功夫,小武子的又开始打呼噜了,“哼!这小子的心可是够大的”,我却毫无睡意。

大约十点多钟,星光点点,夜色深沉,周围一片宁静。“嗷、嗷”开始是两声短叫,紧接着就是“嗷——呜!嗷——呜!”的长声,格外瘆人。本来十分警觉的我,顿时有些紧张,还真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。辩听声音的方向,再看小武子,也睁大了眼睛把枪抱在怀里,我用手指了指坡下正前方,小武子点了点头小声说:“好像不太远,也就一两百米!”我俩瞪大双眼仔细观察,黑茫茫一片,啥也看不见。我举枪试了试瞄向远方,发现只能看见准星的前缺口部分,看不见枪筒顶端的准星柱,想瞄的准些是不可能了。再看看小狼崽,挣扎着昂起头,“嗷、嗷”的惨叫着,好像在向妈妈诉说、求救。从“嗷——呜!”“嗷——呜!”不断交替的声音来判断,至少是两只狼在嚎叫,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,总感觉这次狼嚎同以往大不相同,以往放马上夜班时也经常听见狼嚎,每次距离都较远,隐隐约约,时长时短,但次数多了,慢慢也就习惯了,照常睡觉。可是,这次的感觉却有点奇怪,声音很近又是那么的刺耳,那么的愤怒!那么的凄凉!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。我扭头小声问小武子:“你听听这声音有啥感觉?”“看来这回它是急了眼了,等着它来拼命吧!”小武子回答。我心里在想:“是啊!哪个妈妈不想孩子呀!何况是恶狼,摊上这种铭心刻骨之恨,不来拼命才怪!”又一想:“咱们也够缺德的,抓了人家的孩子来诱骗人家送命,最后导致全家上西天,托生一个狼是真倒霉呀!”根据声音判断,那两只或几只狼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的左右不停的变换着位置,我暗自心想:“它们也许在琢磨着怎么下手?更可能在招募救兵,也许现在正是嘴贴着地皮在吹集结号呢!”

深夜十二点多了,恶狼还在不停地嚎叫,大约地点就围绕在在我们前方的半圆范围内,听声音好像还是两只,就是不肯靠近我们的能见度以内,所以根本没机会开枪。那只小狼崽子,要么是叫累了,要么是有些绝望了,声音越来越小,脖子也不硬挺着了。小武子有点着急了,问道:“它们咋还不过来呀!光是叫唤有啥用啊!”“是不是在等救兵啊!还是多加小心吧!”我回答。又过了两三个小时,一切照旧,只不过狼的叫声有点间歇了,声音似乎也有些沙哑了,小狼崽儿也不怎么叫了。小武子又有些磕睡了,我也有点泄气了。

当启明星从东方升起的时候,东方开始发白,狼的嚎叫声也渐行渐远,一切又恢复了宁静,短瞬间,百灵鸟开始了第一声歌唱,紧接着百鸟大合唱开始了,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,新的一天来临了。只见远处跑来了五六匹骑马,是连里的战友们来接我们了,他们或许是急于来看我俩的战果,或许是为我俩担心了一宿,急于来探望,总之,他们来了,来接我们了,可是,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却有点失望,一切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,别说狼群,就连一只大狼的影子也没看见。害得我紧绷神经,一夜没合眼,有惊却无险!

那么多有关狼的传说,在这里没有得到验证!!!


以下图片是在2012年7月26日(一行八人)回访草原时拍摄的狼窝遗迹

狼窝擒幼崽 守崽待群狼 - 小马马倌 -               小马马倌
这些人的背后就是当初我们叫做“孤山”的地方

 

狼窝擒幼崽 守崽待群狼 - 小马马倌 -               小马马倌

 

狼窝擒幼崽 守崽待群狼 - 小马马倌 -               小马马倌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