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马马倌

与人为善 直率坦诚 唯物主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妈和她妈——献给“三八”妇女节  

2014-03-08 16:48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是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,祝天下所有女士们节日快乐!

几天前,突发奇想,想借此节日之际,和诸位谈谈我最敬重的两位劳动妇女——我和老伴的妈妈。

我妈(臧桂兰)和她妈(肖印芝)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,两家都很穷,邻里交往很深,关系十分融洽。我妈九岁她妈十三岁时,都读不起书,两人相伴到珠江街上的铁道口捡煤渣,我妈十三岁时,和她妈一道给日本人开的卷烟厂当过劳工(只管吃饭不发薪酬)。

解放以后,两家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,我家从振生里五号院搬到一号院,两家的关系还是一样的紧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两个人又同时干起街道上的工作了。

当年,做居民委上的工作是义务的,一分钱的报酬都没有。那年月,别看没工资,荣誉在人们的心中却很重很重,所以,还不是谁想干就能够干得上、干得了的呢!居民组长是四五个院落的二十几户居民自己推举出来的,主任是由所在居民委里面的二三十位组长投票选出来的。街道工作纷繁复杂,64年以前大多数妇女都闲置在家里,即没工作又没文化,街道上的每个大杂院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也很麻烦。

在我刚懂事的时候,她俩就是我们家所在的皇姑区华山公社振兴居民委的主任了。这个委共管辖振生里和振兴里两片,三四百户人家。她妈办事认真,责任心强,是正主任,负责全面工作,我妈是两个副主任之一,叫调解主任,那年月的人们都老实厚道,大凡有头儿召集就一定都来聚,叫个角儿说话管事就好使。所以,谁家吵架或发生邻里纠纷,不分白天黑夜都来找我妈去调解。那时候邻里吵架闹纠纷的事还蛮多,夫妻打架的事也不少,我家后窗户临街,经常半夜里传来后窗户的敲击声,有的媳妇挨打了,披头散发的跑到我家,我妈就得连哄带劝的送回家,还得给她做主,帮她说几句好话。就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,气得姥姥经常埋怨妈妈多管闲事,我妈干这事还真有一套,大多时候经她调解还是管用的,所以,她也乐此不疲。

她母亲干工作更是全身心投入,本来我岳父是工人从53年起就调到外地,常年不在家,丢下五个孩子由她一人操持,够困难的,她却不然,经常置自家子女不顾,起早贪黑,这里开个会,那里张罗个事儿,一天到晚不消停。

由于这两位母亲对工作的付出,害得姥姥和岳姥姥一见面就唠唠叨叨连骂带怨。

记得64年夏天,有一天夜晚,天降倾盆大雨,很多人家的房子很破旧很危险,姥姥提醒我妈说:“你先别管别人家,先去肖印芝家看看,她家自己搭建的房子最破。”当我和妈妈到她们家的时候,她妈已经出去查看别人家的危房去了。此时她家棚户房顶已有多处在滴漏,炕上地下都摆着盆碗,大女儿(我老伴)坐在炕上唯一不漏的地方,抱着不满一岁的妹妹在哭,两个弟弟靠着墙角站在地上。我妈问:“为啥不上房堵堵漏?”“我妈不让,怕把房顶踩塌了!”小哥俩回答。

解放初期,各家闲人很多无事可做,政府号召生产自救。她母亲就组织了几个妇女办个生产组到处找活搞自救,由于她自己以身作则,带领工友们艰苦奋斗成效不错,规模逐渐扩大成工厂。那时候,我们家有小买卖做豆腐脑,所以,那次办厂,我母亲没有加入。

家住皇姑区的战友们可能都知道沈阳市红旗塑料厂,却极少有人知道她母亲一手办起来的生产组就是这个工厂的前身。原因是她在五十年代末就因病辞职,从此,又回街道做那份不挣钱的事情。

那些年,她母亲几乎把所有精力都奉献给了小工厂和居委会,所以,不仅入了党,而且在六十年代初还被光荣的评选为全国的“三八”红旗手,退休时还享受了优惠待遇。然而,因积劳成疾,在五十年代末就累出了肺心病。更可气的是,后来就干这么一个分文不挣的小小居民委主任,文革期间还受到恶毒的批斗,从那以后直到9365岁时病逝,终日病魔缠身。

1964年秋天,她妈和我妈又组织了三个人成立一个生产组,最先是搞运输,运输工具只有一台手推车(倒骑驴),车架子还是我姥爷做买卖时留下的,车轮胎是他们五个人凑钱买的,开始赚的钱不发工资只做积累,两三个月就发展成三台车十几个人了,那年她们非常辛苦也很累,挣点钱也真是不容易还舍不得用,冬天,供休息的小破屋子很冷,一个取暖的铁炉子也是经常没有煤烧,记得,有一个很冷很冷的夜晚,按他们事先约定,我妈在家里哄弄姥姥说话,她妈悄悄带那三个人到我家的煤棚里偷了一筐煤。这件事从始至终,我看得清清楚楚,不仅没揭发,还悄悄配合一下。第二天,当然被姥姥发现了,其实,姥姥也是慈心肠,骂几句也就算了。

第二年这个生产组又增加了人员,加上拉带车子跑运输太辛苦,而且没多少活儿,于是转了行,转成给电业局加工电瓷瓶,这种工作虽然不出门,可是,产品要求质量高,检验很严格,经常被退货返工,此时的小工厂举步维艰。66年文革开始,因为她母亲在街道遭批斗,所以,不得不又一次离职,只剩下我妈一个人继续支撑这个小厂,后来再一次转行,转做加工金刚砂,成立了华山金刚砂厂,归属大集体企业,这一次转对了方向,逐渐发展起来。

在为人处事方面,这老姐俩都是热情善良的好人,然而,在立场上却有所不同。

她母亲是绝对忠实的共产党员,那些年思想很左,待人先论阶级再论感情,哪怕对待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很老实厚道的“问题”人士,凡是党的指示和号召,也硬是照办执行,尽管执行力度有点差距,还是得罪了一些人。就连对她自己儿子(我内弟)都依然如此,86年,当她得知二儿媳偷偷怀二胎的时候,立马与其断绝了往来,直到1993年,当她临去世之前几天,弥留之际,才诉说了一个心愿,想看看这个七年来一直未见过面的孙子,可是,虽经努力也终未如愿!让她带着这份遗憾离开了人间。

我妈则不同,算得上深谙人情世故,她嘴上谈阶级,心里重感情,每次调解街坊邻居之间的矛盾,都是先论感情后说道理,新道理老讲究门门清,所以,多数时候比较成功。即便对那些所谓“问题”人士,也是得过且过、睁一眼闭一眼,因此,人缘很好。

到如今,我岳母已经去世21年,当我每次到她坟前拜祭的时候,总不免生些感慨,有念!也有怨!

我母亲今年已经82岁,很庆幸,还健在,生活很幸福,自己也很知足、很满意,虽然思维和视觉大不如前,偶尔也糊涂,可是,打起麻将来还是输少赢多,非同一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